神乎其技:这些象棋真舍不得下了 | 圈外看桌游

2017年05月04日   来自shidajiyan

编者按:推广桌游的时候总会听到这样的问题:你们说桌游,那象棋是不是啊?麻将是不是?围棋呢?斗地主呢?王者荣耀呢?……从广义上说,这些都是桌游,王者荣耀并不是!广义上的桌游包括了这些我们从小就熟悉的各种抽象类游戏,其实在BGG的桌游数据库里也几乎都能找到这些古老的抽象游戏作品。同时,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人们更将无穷的想象力和对美的追求赋予了这些本无生命的游戏,令其成为人类文化与历史的重要一环。今天的“圈外看桌游”就是来自著名公众号“利维坦”的一篇文章,让我们近距离地观看这些人类智慧的艺术结晶。


本文经公众号利维坦(liweitan2014)授权转载




1.png

利维坦按:文中提及的“恰图兰卡”一般被认为是最接近现在国际象棋的前身。它起源于印度笈多时期的双人对弈棋类,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五六世纪的八条盘碁,有四人版变体恰图兰加。恰图兰卡在本地发展成了泰卢固象棋,往东则发展成泰国象棋、高棉象棋、缅甸象棋、马来象棋、日本将棋、中国象棋和朝鲜将棋等,往西则发展成了波斯象棋。



2.jpg

一幅描绘黑天神在玩八条盘碁的印度古画


说到象棋,真是个神奇的存在,既可以益智,又可以打发无聊时光,还具有寓言(说教)的功能——当然,国际象棋的历史中,有些棋本身的艺术观赏性会和游戏性紧密结合在一起,要知道,它可不仅仅是简单的黑白二色的摆设。


文/ Hunter Oatman-Stanford

译/ 阙正丽

校对/ 果然多多


3.jpg

大约在1830年,东印度公司(游戏)用象牙精雕而成的国际象棋。


100多年来,大多数国际象棋对弈都是用一组抽象化的黑白棋子进行,这些棋子在大小和细节上只存在细微的差异。这种象棋叫斯汤顿象棋,命名自19世纪中期一位著名的英国棋手霍华德·斯汤顿(Howard Staunton)。该象棋最早是纳撒尼尔·库克(Nathaniel Cooke)发明的。然而,如今广为流行的斯汤顿象棋掩盖了历史上多种多样的象棋造型——过去,象棋并不是简单的黑白色而已。


4.jpg

正在下国际象棋的圣殿骑士,1283年


历史上国际象棋的多样性首先体现棋子的不同上:国王、皇后、主教(象)、骑士(马)以及战车的雕刻材料五花八门,有贵重金属、象牙、宝石、陶瓷,甚至是火柴棍。不同的国际象棋大体上都有这几种象征物:水里的生物、文学人物、奇异的怪兽以及现实世界中的军队。国际象棋已经走过了1500年的历史,在这一历史长河中,国际象棋的制作工艺在人们心目中的分量常常与它的可玩性一样重。由此,过去有很多象棋纯粹被当做摆饰品,而不能用来下棋。


从终身赛棋手转型为象棋收藏家的乔恩·克鲁米勒( Jon Crumiller)这样说道:“国际象棋是种对抗性质的游戏,因此对弈双方经常代表的是两个不同的国家或者是两个不同的宗教。而有些是代表着人与动物、善与恶或者是各种神魔鬼怪之间的对抗,只要是形成对抗性质的都可以。”


5.jpg

19世纪后期的斯汤顿红白象棋,由伦敦杰奎斯(Jaques )公司生产。


一次,克鲁米勒在eBay上偶然发现一副年代久远的斯汤顿国际象棋。2002年左右,他开始搜寻古董国际象棋。从这一副杰奎斯国际象棋开始,他一共收藏了约650副国际象棋。克鲁米勒认为杰奎斯公司就像是国际象棋中的劳斯莱斯,该公司正巧就是斯汤顿国际象棋的第一个生产公司。新出版的书籍《精品集:世上罕见的精美国际象棋》里收录有几幅克鲁米勒收藏的国际象棋,而这书中有些内容也是根据克鲁米勒提供的信息编写成的。这本新书的独特之处在于,记载了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以及不同时代出现的手工制作的精美象棋。


6.jpg

公元6世纪出现在印度的“恰图兰加”:一种四人制的棋盘游戏


至少早在古埃及时期,就开始有人玩这种方格棋盘游戏,但与象棋前身最接近的一种棋是公元6世纪在印度出现的“恰图兰加”(chaturanga,注:以梵语“恰图兰加”命名的“四方棋”,内有车、马、象、兵4种棋子,象征着印度古代的军制)。


克鲁米勒说:“这种‘恰图兰加’大多数情况下是4个人玩的一种游戏,4个人分别从4个方向出兵,其中有些棋子的走法和国际象棋类似。”


7.jpg

印度人带“恰图兰加”至波斯王宫


他还说:“在波斯,恰图兰加不断发展演变成了名叫‘沙特兰兹’ (shatranj)的对弈游戏。 阿拉伯人于大约公元900年写下的战术手稿流传到了中世纪时期,这些战术是指国际象棋战术,而且是那个时代的人所下的棋。公元1000年以前,苏力(as-Suli)写的是我见过的最棒的象棋战术。”


8.jpg

这副绿白棋子是来自南亚的穆斯林国际象棋,时间大约在1700年。棋子由象牙雕刻而成,棋板则是油漆板。


随着这种棋盘游戏逐渐走向国际化,不同的地方开始出现自己独有的象棋样式以及下棋规则。克鲁米勒说:“国际象棋在中国叫‘xiangqi’ ,在缅甸叫‘sittuyin’,在泰国和柬埔寨叫‘makruk’。你可以用这几种棋来下国际象棋,但是这些棋的走法已经发生了变化。”


国际象棋的多样化还体现在,棋子有人物形象之分。有种叫“穆斯林国际象棋”,这种象棋的棋子有着更为抽象的几何图案,而尺寸的大小和形状决定了它们扮演的角色。克鲁米勒说,虽然叫穆斯林国际象棋,但学者们发现,这种象棋在波斯出现的时间比伊斯兰教还要早。尽管如此,这种受欢迎的象棋还是和这个宗教绑在了一起,而且国际象棋每传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伴随着伊斯兰教的身影。


在波斯,国际象棋里有种棋子叫国王的“谋士”或者叫“大臣”,这种棋子到后面会升级成为更有能力的皇后。克鲁米勒说:“1283年,西班牙的阿方索十世( Alfonso El Sabio),亦被称为智者阿方索出了一本书叫《对弈集》。这本书里面写的依然是旧的象棋规则——主教每次只能沿着斜线每隔一小格或两格走一步。而皇后是最弱的棋子——她们必须要跟着国王走,且每次只能走一格。”


9.jpg

上方图片中的棋子很有特色,主体部分用的是水晶和烟黄玉,两端的材料为银和镀金。这副16世纪早期的国际象棋和法国路易十六的那副极其相像。


在15世纪末,走子规则才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也正是从那时起,皇后才开始变强大,成了“愤怒的皇后”。主教的走法也从此变了样。在那时,国际象棋的走法更加接近现代的走法,也出现了一些涵盖新旧规则的书籍。因此,很明显15世纪的国际象棋正处在过渡阶段。


2004年,历史学家玛丽莲·亚鲁(Marilyn Yalom)写《国际象棋皇后的诞生》的时候,把皇后地位的转变与欧洲史上有魅力的女性领导者联系在了一起。这些女性领导者包括西班牙卡斯提尔的伊莎贝拉女王( Queen Isabella),意大利托斯卡纳区的玛蒂尔达(Matilda )以及俄罗斯的凯瑟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 of Russia)。亚鲁在书中指出,虽说是强大的女性人物使得国际象棋的规则发生了变化,但是这种棋盘游戏的快节奏和好战性意味着女性玩家寥寥无几,一般人也认为这种游戏不适合女性来玩。


《精品集》中有一副国际象棋就是以女性人物为中心。这副棋来自18世纪,棋子由琥珀雕成,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凯瑟琳大帝的玩物。在所有皇后棋子之中,有一个刻的正是凯瑟琳的肖像,伴其左右的国王棋子模仿的是她的爱人,格里戈里·波坦金(Grigory Potempkin)王子。他们夫妻二人面对的敌人正是她那不肖之子保罗一世王子(Prince Paul I)以及他的妻子率领的叛军。


10.jpg

这副棋的独特之处在于,有凯瑟琳大帝的半身像和她的政治对手。这副棋是用俄罗斯加里宁格勒(俄罗斯西部波罗的海沿岸城市)开采出来的琥珀雕刻而成的,时间大约是在18世纪后期。


克鲁米勒说,虽然这样一副棋可用来对弈,但是大多数有人物形象的棋代表着某个特定的公众人物,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用来摆饰的。“这种供观赏的棋子很容易辨认出来,因为它们的做工比较复杂且易碎。但是也有些象征人物的棋子是专门用于下棋的,比如中校詹姆斯·托德(Lieutenant-Colonel James Tod)那一副,是他在拉贾斯坦(Rajasthan,拉贾斯坦邦是印度西部的邦,与巴基斯坦接壤)时,别人专门制作送给他的礼物。你可以很明显看出这是一副可以玩耍的棋,因为所有棋子的大小正好和格子的大小相吻合,而且每一个棋子的高度正好合适,不会遮挡住后面的棋子,视觉上很清晰,便于下棋。”


在19世纪早期,托德在东印度公司担任执行官。东印度公司是一家英属殖民公司,它利用印度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和低廉的劳动力来生产出口产品,输出市场主要是英国和澳大利亚。 这种精致的国际象棋深受英国精英们的喜爱。克鲁米勒说:“以统领东印度公司出口市场的英国将领为代表的英国精英们坐拥最为精致的象棋,他们会在自己的客厅摆放这种如同小雕像般的象棋,以供观赏。这种象棋里没有主教,只有重型车或马拉战车,而且每个马拉战车棋子的长度几乎就有棋盘的一半那么长,因此没法用来下棋。”


11.jpg

这副象棋是约翰公司大约于1800年制造的,用于当做摆饰品。


“这种手工艺品真是太棒了。但是这种制造方式和奴隶劳动很像,因为英国人让印度本土工匠来完成产品的制作之后,才会把产品运回英国盈利。英国东印度公司生产的国际象棋有时候也被称为约翰公司(John company)国际象棋。不过,也有其他类型的象棋是用于出口的,而这类象棋通常是在印度的象牙生产地生产的,例如维沙卡帕特南(Vizagapatam)、柏蓝波(Berhampore)以及拉贾斯坦邦。从象棋的风格上就可以看出其生产地,因为有些地方采用的是不同的原材料,例如翡翠,而有些地方则采用专门的技术来制作,例如油漆。” 比这些出口的象棋更加珍贵稀有的,是为皇室家庭成员制作的那些国际象棋。为这些人所做的象棋是独一无二的,全球限量一份。


与此同时,西欧国家正在设计自己喜欢的国际象棋。克鲁米勒说:“在19世纪中期,法国、英国以及德国就成了象棋大国,并开设有国际象棋俱乐部,但是这些国家使用的都是不同风格的象棋。例如,在法国,他们的象棋分为‘督政府风格’和‘摄政风格’这两种风格均以著名的Café de la Régence来命名。”


12.jpg

这两个19世纪后期的象牙棋子模仿的是一个著名寓言故事里的角色“列那狐”。


19世纪30年代,英国棋手霍华德·斯汤顿在众多棋手中脱颖而出,后来他有机会与当时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厉害的棋手皮埃尔·圣阿芒(Pierre Saint-Amant )切磋棋艺,两人玩了两局。克鲁米勒说:“在第二局的时候,他打败了圣阿芒,成了世界上最厉害的棋手。在40年代期间,斯汤顿在《伦敦新闻画报》上开设了一个象棋专栏,并且很快发展成了象棋界的领导权威。1849年3月,《伦敦新闻画报》的其中一位出版人纳撒尼尔·库克(Nathaniel Cooke)得到一项新象棋设计的专利,并把这个专利以斯汤顿命名。” 


克鲁米勒说:“斯汤顿对库克的产品表示支持,而且乐意用自己的名字来给产品命名。他们二人已经达成了某种商业协议,这是史上首个有名人赞助的产品。每副象棋都用斯汤顿亲笔签名的盒子进行包装出售。”


据克鲁米勒称,当时库克的象棋设计比别的竞争对手有优势。“库克设计的棋子不会挡住其他棋子;棋身的大小比例很协调,所以棋子站得比较稳;还有,棋子的大小和棋盘的格子大小刚好合适,没有偏大偏小的误差。库克设计的棋子真的很漂亮。”


而且,斯汤顿国际象棋还解决了象棋世界里来自不同地区的棋手面对的竞技问题,是一副较为通用的棋子。克鲁米勒说:“就好比语言,会两种语言的人,在用这两种语言表达的时候都很流畅,语言转换不会有任何困难,不是吗?同样的道理,棋子在设计风格上也要尽量为使用人群考虑。”


13.jpg

这副斯汤顿纸板国际象棋是在列宁格勒围城战(the Siege of Leningrad)期间制造的。列宁格勒围城战是二战期间长达900天的军事封锁行动。


斯汤顿国际象棋在随后的50年里越来越受到欢迎。后来,世界国际象棋联合会,也叫FIDE(由 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s Échecs的首字母缩略而成)在20世纪20年代指定斯汤顿国际象棋为竞赛专用棋。如今,斯汤顿国际象棋依然是世界棋联正式比赛中唯一使用的一种棋。


自从斯汤顿国际象棋被指定为世界棋联专用棋之后,设计师们将这种棋按照现代人的需求不断做出改造。例如,20世纪20年代初期,约瑟夫·哈特维希(Josef Hartwig)改造的包豪斯版(Bauhaus pattern),以及赛恩·菲尔德为1972年的世界象棋锦标赛改造的便携式版。像这类出于实际运用而进行的改造还有很多很多,例如, 1970年,苏联工程师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克列弗佐夫(Mikhail I. Klevtsov)在执行联盟号9火箭飞行任务时,专门设计了一款能在太空失重情况下能够使用的象棋,而当时飞船上的两位宇航员绕地轨道飞行了17天16小时。克鲁米勒指出,如今的斯汤顿国际象棋看似无处不在,但也许很快就会被风靡全球的数字版国际象棋所取代。



分享:

你无法完成此项操作

请先去登录网站,再来支持我们吧

桌游世界因你而精彩

登录个人账户我还没有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