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老师的脑洞:十年后我怎么玩桌游

2017年05月18日   来自shidajiyan

编者按:昨天的内容我删了,为啥不能告诉你,我总不能说被作者发现我用了稿子版本,最后修订的稿子躺在邮箱里我没看见吧……反正今天重看就好了,请傅老师和各位读者老爷原谅我!


最近因为留学学业问题确定无法参加八月的DICE CON,这真是非常郁闷,毕竟期待了一年多……因此只好在海外开脑洞(你确定不是YY么?)琢磨一下明年的DICE CON会是什么样子,后年我还在玩桌游吗?十年后的桌游怎么玩?……然后脑洞越开越大,越开越大,就开出了这一篇文章。

 

1920x1080_copy.jpg

现在DICE CON已经从一个纯桌游大会,发展成一个致力于桌游文化推广的展会。这也让我对未来桌游的发展有了一些联想:即使桌游提倡的是面对面的交流,但是在现在互联网+的时代大背景下,桌游已经不可能仅仅局限于传统载体,例如纸牌、版图、骰子、小木块。

 

其实就在此时此刻,桌游也已经或多或少跟互联网或者说智能设备备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十年之后我们怎么玩桌游呢,在我的脑子里,有这么几条时间线同时浮现出来。

 

1.jpg

第一条时间线:

十年之后的桌游圈跟现在并没有很大的变化。大家还是像我们现在一样,正常的玩游戏。每到周末,我拿着我的第一届DICE CON纪念手袋,从桌游墙上面翻找出自己十年之前买到的某款2017年爆款游戏,小心的擦拭掉上面的灰尘。打开盒子,油墨的香味早已经随着时间消散,我不禁叹道:“老伙计,是时候让你出来见见阳光了。”然后叫了一辆专车,毅然决然的踏上了新的征途。

 

2.jpg

第二条时间线:

随着“互联网+”的思维被更多的行业所用,很多桌面游戏的厂商开始研发出很多有意思的桌游配套设施,并且通过互联网让这些配件互动,人们仅仅通过购买这些所需配件就可以玩有关的游戏。比如说自带BGM的工人组,自带特效的电子卡牌等一些非常奇诡的桌游配件。玩家玩游戏时,每次移动配件或者执行行动就会触发一些特殊的声光电效果。


十年后,每到周末,我就从柜子上拿下来我的这一套第九届DICE CON独家传说级金属炫光工人组和超清晰电子手牌十张。摩挲着炫光工人组那个厚重的质感,不禁膨胀了起来,说到:“今天又到了去桌游店里装逼的时候了。”然后叫了一辆专车,毅然决然的踏上了新的征途。

3.jpg

第三条时间线:

随着桌游电子化的普及,以及大众对应用以及正版游戏的意识有了很大增强,商家桌游电子化可以减少自己的成本并且解放了物理限制,导致桌游在平板上,电脑上日益增多然而实体的桌游越来越少。玩家越来越趋向玩电子版的桌游,从而线下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一帮人不忍看到桌游电子化毁了桌游的社交属性,开发了一款叫做“桌游桌子”的产品,将时下最火的游戏移植到了它独特的操作系统“Zhuoyou OS”上面,该产品只支持蓝牙以及有线通信,强迫玩家坐在一起,每个人通过自己的“Zhuoyou Phone”来跟这款桌子进行互动。


十年后,每到周末,我都拿着“ZhuoyouPhone”,戴上了自己的防蓝光眼镜,说到:“希望今天能玩一些不那么晃眼睛的游戏。”然后叫了一辆专车,毅然决然的踏上了新的征途。


4.jpg

第四条时间线:

随着VR技术的发展,人们都开始大量的在业余生活中使用VR,很多桌面游戏模拟器也开发了VR版本,玩家们也都很喜欢这种方式。十年后,每到周末,我都会戴上我的VR眼镜,说到:“我要连接到桌游中心。”然后眼前场景一黑,我就昏……不对,我就毅然决然地链接到虚拟游戏大厅里踏上新的征途了。

 

其实这几条时间线都不是咱拍脑门瞎编出来的,很多东西已经出现或者即将要出现。


第一条时间线,这正是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的状态。

第二条线,其实桌游采用电子辅助已有很多例子,比如《炼金术师》这款游戏之中的炼药APP,《一夜终极狼人》的官方喊话APP都是如此。

第三条线上的“桌游桌子”已经有原型做出来了,是一帮外国人做的Play Table,感兴趣的玩家可以去看看。

第四条时间线,很多玩TabletopSimulator的玩家可能都发现,该平台已经可以用VR来启动了,人类正在向着脑后插管的世界不断前进。

 

当然,其实未来到底怎么玩桌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跟会玩的人做好玩的事”的生活态度还在心中。不管十年后的你我怎么玩桌游,只要能玩的开心,能够从桌游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就证明桌游的核心价值依然没有被改变。



分享:

你无法完成此项操作

请先去登录网站,再来支持我们吧

桌游世界因你而精彩

登录个人账户我还没有注册